Ivyyyのへゃ

真心和坚持最终会把我们引到该去的地方

他真的好喜欢逗天天啊,以及对套帽子有蜜汁执着的哈哈哈哈哈哈

难过,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离我而去,一个时代结束了,进来身体也不舒服,希望自己的不顺能反转到我爱的人身上,十一月加油🙆


难过,两台辣鸡电脑,做了无数次遍ae了,不是崩掉就是电脑坏掉😭

摸鱼剪了金天天选手的快剪~
B站链接 欢迎光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73311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026482CA-C636-4534-A9D1-66F088F4C0AF12235infoc&ts=1528896938283

博洋的八重齿是地球之宝(´▽`)ノ♪
cr 左上

马着

慧慧的私房小厨:

🧀️午餐肉芝士三明治

材料:午餐肉罐头1个、生菜适量、马苏里拉芝士适量、吐司4片、
1️⃣午餐肉切片煎熟,三明治锅内依次放上吐司、生菜、午餐肉、芝士碎、再放上一层吐司
2️⃣盖上锅盖,小火加热至双面金黄(中途可打开锅盖查看颜色)。
吐司表皮被烤的脆脆的,趁热吃超级好吃,香香脆脆的~!

P1-2 喜欢就是装作不经意的滑到你身边ヾ(´∀`。ヾ)

P3-4 15wc上奶萌奶萌的天天

【源我】【古风】半生缘

文/纪若霏
无存稿万年巨坑慎入

0
海山皆可平,难平是人心。

1
渝州城坐落于大巴山与秦岭交汇处的盆地中央,自古就是气候宜人,风景极佳的名城。然自中原天下动乱,政局不稳,异族入侵以来,地处西南的渝州城便成了无数流民们躲避战乱,寻求庇护的净土。

时值暮春,渝州总爱飘些淅淅沥沥的雨,说大不大,却偏偏像是被美景吸引不想过早离去似的,能一连下四五天。

清晨的城里并没有晚间人烟缭绕景象,只有稀疏的几个油纸伞点缀于小巷。几里地外城郊的一处树林间,一个清瘦的影子在树枝间左右跃动,活像林中正活蹦乱跳的黑色燕子,并没有因下雨而停止鸣叫,叽叽喳喳的,到一点也没有诗人口中伤春悲秋的意境。

只见那影子朝一边极细微的挪动了几下后蓦地不见了踪影。

须臾,那影子急急的一抖,掷出一枚石子,只听得一声极尖利的鸟叫,那只褐色尾巴的鸽子便跌落在地。影子立马将那鸽子装进自己磨的发白的灰色破衫里,向远处跑去。

雨越下越急,而那只灰白色的影子也跑的越来越快。树林仿佛被喷了墨绿色的染料,那一抹白色便愈发显眼,它直直朝着远处的青山奔去。慢慢的,在雨水的浸润下,那抹白色也不见了踪影,而山脚下的一处隐蔽的岩洞外,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唔……”阿箬大口的嚼着这野生烤乳鸽,嘴角边满是溢出的肉渣和兽油,瘦小的身板裹着灰白色的破补袍跟着嘴里的节奏连连起伏。两三天没有进食可不是什么好滋味,她肚子早就饿扁,只等着有什么蠢兽找上门来,但好运偏不轮到她头上,她只好顶着雨自己更生。

“没有调料真是难受啊……”

阿箬将剩下的食物风卷残云的吞掉,呆楞在原地,想起儿时母亲做过的烤鸭来,只觉得嘴里一阵阵血腥味从腹腔里翻涌上来,让人忍不住呕吐。她大口的鼓着气,可那嘴里的味道却并没有一分减淡的意味,混合着呛人的木炭灼烧味,直入她的喉咙。

得找些水去。

她眼神飘向岩洞外的远处,被雨雾缭绕的青山上是茫茫的一片绿色,只有零星几个土黄色点缀其间,丝毫不见有任何白色的溪泉。阿箬跺跺脚,反正刚刚天明,离黄昏还要很久,挨些雨点不算什么大事。

她敏捷的将火苗熄灭,裹了裹身上的灰白色破布衫,转身走出岩洞。

山谷被浓厚的白色雨雾笼罩,一片静谧,只听得雨点打在草丛中的滴答声。阿箬从岩洞中缓缓走出,豆大的雨点很快将她周身包围,眼前形成一片雨帘,她抬头望向前方却只能看见近处的山坡,转向身后,也只能看到先前岩洞那黑色的石壁,仔细听还能听见身后有马蹄声。

难道这里有人经过?

心中疑窦重重,成长于乱世所养成的谨慎让阿箬停下脚步,歪头思忖,自己是绝不可能将马声听错的。她再一次环顾四周,却依旧雨雾缭绕,看不到真切的景象。

“咴——”

身后一声马的嘶鸣,阿箬变感觉到后背犹如丝帛被横斩为两段,疼痛难忍,身后的巨大推力让她不自觉的朝后跌去,眼前也再不是朦胧的雨雾,取而代之的则是马匹粗长健壮的棕色后蹄。她的下巴朝着泥土狠狠的撞去,疼痛却没有如料想中的来临。

阿箬的腰身被一双大掌捞起,余光中,她撇见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从马车里飞跃而下,面无表情的将她抱到身边,男人虽长相俊美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

没有留给阿箬太多分析的时间,只见那辆马车并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是继续飞快的先前行驶。黑衣男子本要伸出来放她下地的手迅速的一收,将她用力搂向怀里,自己则向前跑去,双腿一蹬,便跳到了马车上。

【源我】回头 上

文/纪若霏

送给我源十七岁的生贺文,lof上一直没发。大噶开学快乐,反正我还没开学哈哈哈

——

从认识王源到见证他的生命结束,我一直都在似有似无的和他保持距离,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来由。


王源一直说我是个十分无趣的人,这一点我自己倒也承认,除了必要的提问和出于礼貌的回答,我基本不会和他说话。我也一直很怀疑我们的关系究竟算什么,我有什么资格一直走在他身边见证他的人生。然而直到陪他走到他生命的尽头,才发现我跟王源都错了。

我现在回想王源,是在读着几年前王源仍旧活跃于娱乐圈之时的杂志——成熟而稳重的脸庞,淡绿色的主色调,灰白色的布景以及男人背后铁锈色的桥——我还记得拍摄封面是阴云满布的天空,采访时王源的低眉浅笑,杂志封面已经微微泛黄,但那段记忆仍旧清晰如昨。


那天恰好是王源27岁生日的前夕,我所在的杂志社也算是圈里小有名气的品牌,主编直到我跟王源关系好,特意安排了我采访王源。

采访的主题是“长青源久”,借用了生辰长久事业长久的寓意,当然问题也大部分都经由我手,这段时间长久不和他交流,我本早就想好好跟他聊聊,因此采访伊始,我就朝他抛出了一个灼手的问题。

“十七岁时你觉得自己经历过很多,要写点什么,但在最近原创音乐却乏陈可善,二十七岁的你是否会回归创作呢?”

王源听完了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反问我,“林夏,如果你经历了比当歌手更好更有趣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我当然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王源这几年忙着谈恋爱,旅游,留学,拍电视剧拍的火热,音乐似乎已经被废弃,和粉丝的交流也越来越少,这个问题既是顺应粉丝的心意,也是我自己想了解的。

“未来……”王源的眼神飘向窗外,夜幕下的北京总是显得匆忙而迷幻,他眼神游离像是早已经出神,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带着飘忽不定的神色,又像幻想着其他瑰丽却又无法触及的风景,我忍不住敲了敲桌子打断他的思绪。

“走一步看一步吧,谁知道呢?”他轻佻的笑笑,像是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也许明天我就会出《二十七》了。”

我没有看王源的表情,心里只想着王源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嘴里却已经问出了下一个棘手的问题。“最近在谈恋爱吗?还是说已经有过了?”

“这个东西的话……”

王源略微偏头一笑,轮廓分明已是大人模样,但神态还是和他年少时那样羞涩。
“要看缘分,好的话自然而然,但若是孽缘,倒不如不来。”

我放下手里的陈旧的杂志,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北京的街道依然喧嚣,灯火通明了整个黑夜。几年前的这个夜晚,我还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在对王源采访,那时的他如此鲜活明亮,如今却依然归于尘埃。

我第一次见到王源是在2014年的南京的那场跨年演唱会,那个时候我是个对他们有点好奇的路人粉,在一家娱乐日报做兼职,凭着一张作为新闻记者的工作人员证近距离的接触到了王源。表演完,他们在后台采访区域进行采访,我急匆匆举着一大把话筒递给三个孩子。


现场很乱也很挤,踏上台阶的一瞬间我差点绊倒,话筒给到后仍旧有很多,我便用力朝上举着自家的话筒,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面朝这左边的少年。


采访至半,手几近麻木,少年似乎也看出了我的难处,伸出两根指头夹住了我手中的话筒。我小声跟他道谢,他当然没有回答我,只是微微朝我这里转头微笑。


这些事情已经相隔很久,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能记得那么清楚,可能是因为我曾经喜欢过他,所以才这样深刻吧。


几年后我如愿进去了他的个人工作室,做了一个小小的文秘,和正主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但王源却一直知道我的存在。去英国拍摄的行程是临时才决定的,恰逢组合三人档期有空,王源身边的几个熟悉的工作人员国内有事,作为小跟班的我替补上阵成为了源哥在英国的跟班。


第一天到达伦敦已经是在深夜,趁着两个队友还没到英国,王源决定玩随意一点,我就给他随便在希思罗机场附近找了个旅馆。房间里是满满的英伦风格,老板为人随性,爱好音乐,王源像是他乡遇知己,又像是憋了一肚子东西不发泄出来难受,当晚兴致大发,嚷着要嗨到天亮。


那天他一个人喝了几乎三瓶威士忌,和满脸大胡子的老板弹着吉他放声高歌,旅店里充满了王源不太标准的英文和老板的伦敦腔。坐在他旁边的我也被他强行灌了一杯,我酒量本就不好,实在受不住威士忌的浓烈味道,我眼神迷离满脸通红,还没听完王老板的嘲笑就趴在了桌上。

等到醒来之时我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趴在王源身上,太阳已日上三竿。阳光顺着窗子的一侧斜射而入,在王源本就白皙的额头上投下一片光晕,墨色的短发调皮的卷曲着,他依旧呼吸均匀,我不自觉的伸出手摸着他姣好的脸庞待到脸上里的暖意传到我的皮肤上,我身体顿时一阵颤栗。


刺鼻的酒精气味涌入我的鼻腔,我收回手,回想着昨天的情形,大脑内一片空白。忽的就感受到身下一片湿濡,我挣扎着想要起身,身体却一阵酸痛,声带也不自觉的呻吟,似是在提醒我昨夜的疯狂。这一整,却把王源弄醒了。


“林夏?”王源揉了揉蓬松的头发,眯着眼睛从被子里爬起来

我入坑了😍柚子露太棒了